<cite id="rxzxh"></cite>
<cite id="rxzxh"></cite>
<var id="rxzxh"></var>
<thead id="rxzxh"></thead>
<thead id="rxzxh"><dl id="rxzxh"><progress id="rxzxh"></progress></dl></thead>
<cite id="rxzxh"></cite><cite id="rxzxh"></cite>
<var id="rxzxh"><video id="rxzxh"><progress id="rxzxh"></progress></video></var>
<cite id="rxzxh"><ruby id="rxzxh"><progress id="rxzxh"></progress></ruby></cite>
<cite id="rxzxh"><video id="rxzxh"></video></cite>
<var id="rxzxh"></var>
<cite id="rxzxh"></cite>
我已授权

注册

滴滴瘦身

2019-02-19 20:24:52 新京报 

滴滴出行罕见地成为当下互联网企业大裁员背景下的另类2月15日它的创始人在公司内部的月度总结会上公开宣布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和裁员的消息并表明了裁员的具体比例?#21543;?#21450;人数

2018年以来互联网公司裁员过冬几乎已经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20445;?#28404;滴是其中少有的公开承认裁员举措的公司

挺坦诚的加入滴滴已经两年多的张玥说同大多数员工一样她对这一举动丝毫不感到惊讶在此之前关于公司裁员的各?#20013;?#36947;消息已经甚嚣尘上

公司种种公开的举动也在彰显着形?#39057;?#32039;迫它度过了一个艰难的2018年在上一个月度总结大会上程维宣布了公司全员年终奖减半的决定之后又有媒体爆出滴滴在2018年全年亏损109亿元

种种迹象表明2018年发生的两起安全事故仍将继续影响滴滴未来的发展它不再盲目?#38750;?#22686;长安全成为这?#39029;?#34892;独角兽目前工作的重心

除此之外滴滴还面临着外部虎视眈眈的竞争者们的威胁它曾短暂地在去年3月与美团在上海进行了一次交锋那场短兵相接留下的遗产是滴滴推出了外卖?#28404;?#34987;外界认为是滴滴防守型的举动噱头的意义大于实际战略需要现在这个?#28404;?#20063;因为要对非主业关停并转而蒙上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在大年初一给全员的邮件中36岁的程维用西游记的故事来类比滴滴的发展他?#28404;?#22825;还远创业路?#38505;?#20061;九八十一难一?#35759;?#19981;会少他希望大家在节后迅速进入工作状态不论多少艰难险阻这一棒打得它灰飞烟灭

2018年1月24日北京滴滴顺风车轻春运?#34987;?#21160;启动仪式前工作人员擦拭现场吸塑字

2018年1月24日北京滴滴顺风车轻春运?#34987;?#21160;启动仪式前工作人员擦拭现场吸塑字

边开全员大会边刷脉脉

月度总结会召开的前一晚公司内部发布了全员邮件告知大家这次会议的重要性这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常规的会议它每三个月召开一次公司的高层领导悉数出席被称为在?#40644;保?#24847;思是高管与普通员工在?#40644;𡱡?/P>

会议从2月15日上午10点一直开到中午的12点多举办地点是滴滴总部大楼4层的一个室内平台场地仅能容纳百余人滴滴内部的一万多名员工大多通过直播链接进行观看HR在邮件中要求员工在观看前要进行打卡签到

会议的前半部分是程维对滴滴过去一年成绩的回顾他语速不快表情平静张玥觉得他的状态要比上一次的月度总结会好很多最起码看起来精神了社交软件上有滴滴员工匿名发言说Will程维的英文名?#19981;?#30340;时候好儒雅迷

大约11点程维公布了公司裁员的决定称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2019年会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继续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提升效率因?#31169;?#23545;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20445;?#23545;?#28404;?#37325;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20445;?#25972;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

终于说了张玥长舒一口气会还没有开完脉脉就已经?#26085;?#20102;一位滴滴员工在公司内网上发言说在职场社交软件脉脉的匿名社区中不少滴滴的员工几乎是在现场直播会议的进展当程维终于宣布了裁员决定后一名滴滴员工立马在上面发言说实锤裁员15%滴滴

一些员工急切地想要?#19994;?#20851;于裁员更加具体的信息他们不断在上面发言询问某个部门会不会受?#25509;?#21709;还有人问裁员赔偿是多少

我也只有50%的把握张玥不敢肯定她会不会受到裁员的影响她在公司内部?#21215;?#25928;评级上得了C滴滴内部对员工的评级一共分为SABCD五个档次C及D被认为是这次裁员主要波及的员工

2017年12月5日浙江嘉兴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参加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乌镇峰会分论坛

2017年12月5日浙江嘉兴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参加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乌镇峰会分论坛

一切都向好的2017

程维宣布对非主业关停并转的背后是这些年来滴滴的飞速扩张

成立8年滴滴出行已经从那家只为出租车提供线上揽客服务的小公司成长为一家以出行为?#34892;模?#28085;盖方方面面的庞然巨物它是当下中国互联网公司中成长最快的一家同时也经历了最为惨?#19994;?#31454;争

很多次稍不小心滴滴可能就死掉了2015年程维在?#37038;ܡ?#20013;国企业家采访时说那年初在投资人的撮合下滴滴与对手快的进行了合并国内的?#23601;链?#36710;软件均被它?#23383;?#36523;后

那时滴滴围绕出行推出的?#28404;?#20165;有出租车及专车两项拼车巴士等各个细分领域它均未进入?#34892;?#29609;家从各个不同的方向向着滴滴奋勇直追

国外的Uber同时?#35009;?#20934;了中国市场它的估?#30340;?#26102;已达到500亿美元在进入中国市场后Uber完美地复制了滴滴与快?#21215;?#30340;战役?#25597;?#39640;密度的补贴打开市场

滴滴活了下来它不断地进行融资又不断地将融到的钱投向车主与乘客们的口袋整个2015年滴滴密集上线了企业级服务快车拼车顺风车代驾巴士等?#28404;?#29616;在大众所知的滴滴就是在那时逐渐丰满起来它在同Uber激烈竞争的同?#20445;?#36805;速地依托原有基础构建起出行帝国的根基

这场战争最终让双方疲惫不堪2016年8月滴滴与Uber中国进行合并当然在滴滴官网的发展历程中这一表述被称之为?#23637;?#20248;步中国

张玥就是在那之后不久加入滴滴2017年是一个一?#23567;?#37117;向好的时候说到一?#23567;?#26102;她着重拉长了语调像是表达对那时候深刻的怀念

在那一年滴滴开始了跨越式的发展整整一年时间里它新招了5000多人公司员工总数从7000人净增到13000人

与此同?#20445;?#37329;融的布局一直贯穿滴滴发展2016年3月它拿下了一张保险代销?#26222;?017年它取得了金融?#28404;?#26368;为关键的支付?#26222;?019年1月2日滴滴金融服务频道在滴滴产品端上线

直到2018年顺风车平台上两起恶性安全事故的发生这两起事?#26102;?#23558;深远地影响滴滴的发展它暴露了这家公司在野蛮生长时存在的问题顺风车?#28404;?#22312;之后被宣布无限期下线多部委联合组成调查组入驻滴滴政府同时加强对网约车?#28404;?#30340;管控

危机正在飞速蚕食这个巨人的根基它?#20004;?#20174;未宣布盈利甚至在接下来的一年也不会考虑盈利

滴滴瘦身

十个月内两次架构调整

去年12月的组织架构调整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完成这场组织架构调整变动之大令人始料未及

要知道就在2018年2月滴滴才刚刚完成一次组织架构的全面调整那是基于滴滴当时?#40644;?#20809;明的前途作出程维给出滴滴2018年的关键词是内外兼修多线布局稳中求进

这场组织架构调整除了成立新的智慧交通事业部及战略?#28404;?#20107;业?#21644;?#24182;无更多举措公司的核心?#28404;?#24555;捷出行事业群和?#20998;?#20986;行事业群仍得到保留这是滴滴在2017年初?#25237;?#19979;的组织架构

2018年12月的调整更像是?#24052;?#22914;其来滴滴原有的包括快车及拼车的快捷出行事业群与专车豪华车事业部进行合并成立新网约车平台公司原小桔车服公司与汽车资产管理?#34892;?#21512;并成立车主服务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原来同属于快捷出行事业群的出租车?#28404;?#34987;单拎了出来由CTO张博负责相关分析认为将原本在滴滴?#28404;?#26495;块上已经边缘化的出租车?#28404;?#20877;次重视起来这是滴滴在面对网约车监管?#25214;?#21152;强下的不得已措施它需要重新开拓新的增长点而新成立的网约车平台公司被认为?#22870;?#32479;一管理的举措

对于?#35009;?#26159;程维口中的非主业?#20445;?#28404;滴员工何贤表示无法给出答案网约车肯定是主业吧去年的车服也成立了一个新公司应该也算是主业她断断续续地说出好几块?#28404;?#26495;块但最终表示也许是我来公司时间不长对公司还不太?#31169;⡣?/P>

一位滴滴的前高管认为只有出行?#28404;?#25165;能算作是主业其他都是非主业国际化算主业的一个?#31181;?#20250;保留金融有比较好的商业模式也不会削减太多

此前专车与豪华车同属?#20998;?#20986;行事业?#28023;?#35813;事业群还包括单车电单车代驾企业级服务等?#28404;?#20294;现在这些?#28404;?#19982;原智慧交通事业部的公交?#28404;黄w?#26032;组成了普惠出行与服务事业群

上述提到的滴滴前高管认为共享单车电单车企业级?#28404;?#20844;交?#28404;?#22806;卖等都算不上是滴滴的主业裁员的可能?#21592;?#36739;大

但程维对此并未给出过明确的答复演讲中他只是强调2019年滴滴将在安全技术产品和线下司机管理及国际化等重点领域加大投入与裁员2000人相对应的这部分?#28404;?#23558;新增招聘2500人2019年年底员工总人数将和去年底的13000人持平

2018年09月24日郑州街头的滴滴外卖骑手火?#26085;?#32856;中 欢迎回家的大幅广告牌

2018年09月24日郑州街头的滴滴外卖骑手火?#26085;?#32856;中 欢迎回家的大幅广告牌

被动的等待

还没有等到官宣?#20445;?#20294;员工的自我揣测没有停止

刚加入滴滴外卖不久的张天天几乎已经断定?#32422;?#26159;被裁的一员2月15日的全员会开完后她的心情一直不佳即便她的评级在B的安全区内她询?#22987;?#22242;内?#32422;?#29087;知的一位中层对方问她是否可以在部门里排到前50%她据此断定外卖?#28404;?0%的人都要被裁掉

张玥怀念2018年前的滴滴那是一种与现在的滴滴完全不同的两种状态尽管那时候管理有点乱但是大家都很积极张玥说但是当所有的一切都向安全靠拢之后好多人都?#28404;?#19981;知道要做?#35009;?#20102;因为很多项目都停了或者?#30340;?#20123;项目不重要进度就会很慢

她一再强调如果最终决定裁员的名单中有她我一定要去?#26159;?#26970;为?#35009;?#26159;我评判的标准是?#35009;?018年整个互联网行业的不景气深深地影响了她?#19997;?#30340;心情她期待?#32422;?#21487;以仍然留在滴滴

同样被打上D级的何贤觉得?#32422;?#26242;时还是安全的她和张玥一样都还没有做?#32654;?#32844;的准备她们没有准备新一份?#21215;?#21382;没有去看新的工作机会只有被动的等待唯一的不同是何贤所属部门的人事已经冻结只许出不许进

何贤在现场观看了整个月度总结大会甚至下午还在线观看了文化讲座她理解程维最后作出的裁员决定将其称之为必然要做的动作?#20445;?#22240;为其他的互联网企业也都在做同样的动作滴滴也不能幸免至少程维做到了足够坦诚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玥何贤张天天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薛?#20999;?编辑 魏佳 岳?#25163;?校对 吴兴发

责任编辑?#35946;?#20339;佳 HN153
看全文
想?#31169;?#26356;多关于滴滴瘦身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27809;月?#20844;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35748;?#37329;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29575;?#35266;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20928;?#26263;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36857;?#24182;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β
<cite id="rxzxh"></cite>
<cite id="rxzxh"></cite>
<var id="rxzxh"></var>
<thead id="rxzxh"></thead>
<thead id="rxzxh"><dl id="rxzxh"><progress id="rxzxh"></progress></dl></thead>
<cite id="rxzxh"></cite><cite id="rxzxh"></cite>
<var id="rxzxh"><video id="rxzxh"><progress id="rxzxh"></progress></video></var>
<cite id="rxzxh"><ruby id="rxzxh"><progress id="rxzxh"></progress></ruby></cite>
<cite id="rxzxh"><video id="rxzxh"></video></cite>
<var id="rxzxh"></var>
<cite id="rxzxh"></cite>
<cite id="rxzxh"></cite>
<cite id="rxzxh"></cite>
<var id="rxzxh"></var>
<thead id="rxzxh"></thead>
<thead id="rxzxh"><dl id="rxzxh"><progress id="rxzxh"></progress></dl></thead>
<cite id="rxzxh"></cite><cite id="rxzxh"></cite>
<var id="rxzxh"><video id="rxzxh"><progress id="rxzxh"></progress></video></var>
<cite id="rxzxh"><ruby id="rxzxh"><progress id="rxzxh"></progress></ruby></cite>
<cite id="rxzxh"><video id="rxzxh"></video></cite>
<var id="rxzxh"></var>
<cite id="rxzxh"></cite>